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福州一男子被警方带走后死亡身上伤痕累累

来源: 时间:2018-08-19 18:48:38

福州一男子被警方带走后死亡 身上伤痕累累

死者伤痕(家属从殡仪馆拍摄)

7月30日清晨4点多,福州男子程进永从福建龙岩返回福州的途中,在漳龙高速南靖收费站下高速。之后,他因爬上收费站的顶棚,收费站工作人员报警。清晨5点40分左右,他被福建南靖丰田派出所民警带走。早上7点半,他死在了南靖县医院。

7月31日,对于南靖警方提出的“程进永死亡前后的经历”,死者家属提出五大质疑,如死者为何死不瞑目,事发地的监控录像为何中断10秒,警方说法为何前后不一等。南靖县检察院也已介入调查。

同时,“程进永离奇死亡”一事,也引起了民的热议,友对警方的说法提出质疑,希望“真相能够大白”。

疑点一

死者脖子异常肿胀

为何死不瞑目?

“我弟弟是死不瞑目啊!他遗体的眼睛和嘴巴都张得大大的,我们用手一直抹,可是眼睛和嘴巴怎么都合不上!”程美玉这样描述她在殡仪馆第一眼看到弟弟遗体时的印象。她说,这个画面一直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好像弟弟临走时有什么话要说,但没能够说出口,“我弟弟走得不甘心啊,他为什么会死不瞑目呢?”

程美玉说,她和姐姐程美金在检查弟弟遗体时,发现程进永的脖子左侧异常肿胀,而且有明显的伤痕,再加上他睁大的眼睛和嘴巴,家属们怀疑程进永死前曾被人掐过脖子。

疑点二

怎样的“肢体接触”

让他伤痕累累?

程美玉说,他们在检查完弟弟的遗体后,都震惊不已,“浑身是伤啊,脖子肿胀,手臂、双膝、后背都有大面积的擦伤和淤青痕迹,这些伤究竟是怎么来的?而且,他衣服的右腋下位置也被撕破了,那可是一件品牌服装,得多大的力气才能撕开?”

对于南靖县丰田派出所游副教导员关于“程进永曾两次摔倒,并和民警发生过一段肢体接触”的说法,程美玉等死者亲属觉得不可思议,“摔了两跤,能摔得浑身是伤吗?那又是发生了怎样的‘肢体接触’,才让我弟弟浑身是伤的?这样的‘肢体接触’,是不是幅度太大了?”

疑点三

收费站的监控视频

为何中断近十秒?

程美金说,丰田派出所的民警曾告诉他们,警方已调取程进永在高速出口收费站前前后后的监控视频,并表示愿意带死者家属去看。“我去看监控,发现了一段录像播到一半,就停在了那里。然后,工作人员关掉,又点了一个视频,是同样一个位置拍到的,但是两段画面前后有将近10秒钟不见了,视频为什么会断?是不是有人提前做了手脚?”

程美金说,当时收费站的工作人员说,他们的监控“经常这样子,出现断点很正常”。

疑点四

警方说法

为何多处不一?

程美金说,7月30日他们向警方提出——死者7点30分左右宣布死亡,为何11点左右才通知家属?后来南靖警方向表示,他们在上午8点多就已通知过死者家属,但这一说法遭到死者亲属的一致否认,“我们9点多从福州出发,11点左右到了莆田才接到南靖警方的死亡通知”。

而在7月31日的报道中,丰田派出所游副教导员说,程进永在下车逃跑被制服后表示,不愿坐警车,而要坐自己的车。随后,民警发现车上的程进永脸色苍白、神情不正常,马上将其送往医院救治。但是,7月31日程进永的亲属又从南靖县公安局李副局长的口中听到了另外一个说法,“李副局长跟我们解释说,当时民警称警车速度太慢,我弟弟的车速比较快,所以要开我弟弟的车送他去医院。这说明我弟弟在上警车之前,身体已经出现问题了。而且,那时民警已经决定要送他去医院了,这跟游副教导员说的‘上车后才发现问题并送医院’的说法是矛盾的”。

疑点五

他上警车后

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们怀疑,在清晨6点50分,我弟弟被带上警车后,民警有殴打他。而且,极有可能是在殴打过程中击中我弟弟身体的要害部位,或者是给掐的。”程进永的哥哥程进春说,在6点50分弟弟被带上警车直到送达医院,7点半左右宣布死亡。这40分钟的时间里,目前都是警方在自圆其说,并无第三方证明,其中的可信度究竟有多高,值得怀疑。

程进春认为,无论这40分钟发生了什么事,南靖警方对弟弟的死有推脱不了的干系。

南靖警方:死者曾因吸毒被拘

7月31日上午,南靖县公安局抽调刑侦、治安、禁毒警力成立了一个调查组,由该局李副局长带队跟死者程进永的亲属进行会谈,介绍了相关案情。警方表示,在调取程进永相关资料时,发现他曾有过一次吸毒被刑拘的记录。对此,死者亲属均表示,他们从未听说、看到过死者吸毒,吸毒一说他们还是首次听闻。

当天下午,希望能找到丰田派出所三名当事民警采访时,南靖警方表示,采访当事民警需省公安厅批准,否则无法进行。而且,目前该案已有南靖县检察院介入调查,死者和警方都是受调查的对象,所以一切等检方调查结果及尸检报告出来后,再予以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