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尚权培训张青松刑辩律师与委托人怎么亲密有

来源: 时间:2018-09-18 18:18:20

尚权培训张青松 刑辩律师与委托人怎么“亲密有间”(组图)

在刑事辩护当中,刑事辩护律师与委托人之间的关系,我们实践当中经常会出现哪些问题?我所说的信任和信赖说起来非常简单,但是,实际上我们能不能做到,或者怎样做到,这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因为要把握一个度的问题。我为什么说叫关系学?之所以加一个学,不是假装有学问的意思,是指人与人打交道的学问,也是律师职业的一个学问。

我个人理解,包括我在辩护实践当中所犯过的一些错误也能够展示律师与委托人之间的这种信赖关系不可以过度,一般过度会有两种极端情况,第一种,就是律师过度强调独立辩护,尤其是现在资讯特别发达,思潮比较复杂的这样一个社会环境,我们律师界在这样的一个复杂的社会进展过程当中,律师尤其是刑事辩护律师因为他处理案件的特殊性,所看到的司法运行内部的一些让人无法接受的现象,加上律师这个职业天生以来对法治、公平、公正和民主的一种追求和信仰,所以说会导致我们不由自主的将我们的这个职业或者说我们这样一种行为,把它高大化,或者说是把它上升到一个不应该高的层面。

我说这样一个观点,我知道有很多人会反对,我在很多场合也被大家都站起来直接反对。

我觉得将刑事辩护的行为和刑事辩护律师这种职业无端的提升得过高,这是我们刑事辩护律师目前面临的一个问题。加上刑事辩护职业从法律层面上来讲,从职业履行特点来讲举行独立性,和委托代理人不一样,委托代理人要受当事人意志的影响,刑事辩护是有独立的诉讼地位,独立的诉讼权利,所以说我们可以不受当事人的影响,所以就会出现我们实践当中经常困惑我们的两种案件。一种,当事人认为自己无罪,坚决不认罪,要求律师无罪辩护,但是律师经过阅卷调查分析之后认为他确实是有罪的。第二种情况就是律师认为自己的当事人根本就是无罪的,或者是证据不足,或者说定性上不准,但是,当事人基于非常特殊的原因,要求律师不能做无罪辩护,他担心你做无罪辩护之后,导致司法机关从重处罚。这时候就发生当事人与律师之间诉求与诉讼之间的不清楚,当然,很多律师摸索出了行之有效非常成熟的方案。

这样一种现象之所以发生冲突,就是刑事辩护律师法律所赋予我们的独立诉讼地位使然,所以有的律师就会出现这样一种概念,我是独立于当事人做辩护。我觉得这种观点需要纠正,所谓独立的辩护并不是你可以独立于一切,你谁都可以独立,不能独立于委托人、不能独立于当事人。当事人把你解除掉委托,你再独立独立看看?你真独立了,连辩护都辩护不了了,当你已经不是一个案件的辩护人了,你就不要说在案件当中有独立辩护地位了,所以这就是现实。所以说,独立辩护我们可以独立于任何单位和个人对于辩护行为的影响,但是你永远不可以独立于你的当事人,不可以独立于当事人的近亲属对你的影响,这就是刑事辩护的现实。所以说,首先就是要解决掉一个问题,不可以太过于强调或者说带有偏差的将我们所谓的刑事辩护律师的独立诉讼把它在当事人面前进行强调。

这里面就涉及一个问题,《律师法》第二条规定律师的职责,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这是律师的职责。我觉得这个规定是非常好的,涵盖了我们律师的高大上全部的内容,但是大家一定要按照这个法条的顺序来理解,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第一位的,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是第二位的,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是第三位的。我们说不是次之与不次之的问题,而是你工作的顺序。

律师的第二种情况就是另外一种极端,对于当事人与委托人之间的关系过度信赖。你原先是一个辩护律师,现在成了被告人的朋友或家属,也就是说在这个案件的过程当中,你不要看这个案件的结果出来了,实际上这个案件在很长时间的诉讼过程当中是一个没有辩护律师的案件,因为唯一一个以辩护律师名义出庭和办理案件的律师,这个人她后来变成了家属,所以这个案件是家属在办,包含着感情在办。此时律师已经陷入这样一种情绪无法自拔,当律师失去了理智,案件就没了方向。所以律师必须得调整,如果你不能调整关系的话,你的案件我建议就永远不要做了,其实你害了当事人,也会害了你自己。这是两个极端的案件。

所以我们得出来律师与委托人之间的信任或者信赖关系应当是一种什么状况?要有个度。我个人总结,就是要亲密有间,要保持相互信任、相互信赖的关系,但是要保持适度的距离,距离才可能产生美,它不仅仅产生美,而且产生刑事辩护律师,不至于使你变成了家属。实际上大家可以观察一下,我们在律师界当中有很多的案件,其实如果你深入了解律师与当事人之间关系的处理,你都会发现两种现象,一种现象就是律师的工作极其投入,他投入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敬业,而且变成了家属,当然,最悲摧的就是把自己变成了当事人。第二种情况,律师最后变成了当事人的敌人,成为了严重的对立者。

律师因为基于不同的风格,和当事人处理的关系不一样,但是总体的一个概念就是要和委托人之间达到信赖,方法不一样,信赖关系的处理要有度,要亲密有间,不可以太强势,说不行就拉倒,你是拉倒了,但钱也拉倒了,我们还得现实。第二个问题就是过度亲密,不要使你经过一番辩护把律师辩没了,多了一个家属,甚至多了一个当事人,这个我觉得是需要我们进行把握的。这是我们常有的两种情况,总结起来过度的两种情况,当然实践当中非常复杂,可能还有更多。

和当事人之间这种亲密有间的距离应当是什么样的距离?我也不好说,我曾经也犯过很多很多这样的错误,不好掌握,因为每一个律师不同的性格和不同的阅历也基于你所面对的委托人不同的背景、性格和阅历,以及知识结构程度,这实际上就是人际交往的过程。但是有几个原则我觉得可以去掌握,首先就是和委托人之间不能够产生任何的爱恨情仇。

我们很多律师是性情中人,我也是性情中人,几句话就和当事人拉近了距离,再过几天就兄弟长兄弟短,这样的律师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很容易和当事人、委托人之间建立很和谐的关系。但是,和谐的人事关系并不一定就是信任和信赖,面上我们可以自来熟。我们还出现过律师和当事人工作着工作着最后就产生了爱情的情况。

我们想刑事辩护是什么样的活动?法律所要求的是一种理性,诉讼活动更是理性的一种行为,尤其是刑事诉讼,没有事实,只有证据,我们要相信这样一句话,在刑事诉讼过程当中永远没有真相,只有证据反映出来可能存在的一种事实,所以说你如何进行判断,所以说律师要保持极度的理性,不能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如果律师在辩护过程中和当事人、委托人产生了感情,你怎么去保持理性?你理性的色彩就会削弱,削弱了,那么你履职的正确性、准确性相应的就会打折扣,这是道理,这是我要说明的遵守这个原则的道理。所以说要保持理性,和当事人之间保持距离,亲密但是有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