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劳动纠纷

东莞银行不良贷款飙升20深圳农行存单变保

来源: 时间:2019-02-04 00:06:24

东莞银行不良贷款飙升20% 深圳农行存单变保单

银行一周大事回顾

东莞银行不良贷款飙升20%人事结构出现大变动

与上市进展止步不前相反的是,去年,东莞银行的人事结构出现大变动。

去年年报显示,偏安一隅的东莞银行净利增速45%,成为在目前公布年报的14家拟上市城商行盈利增速最高的银行。该行债券和理财业务双双狂飙,但不良贷款因为票据业务增长20%以上。

截至目前,该行IPO状态还是“落实反馈意见”阶段,股权分散“硬伤”还待解决。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一年当中,该行14个董事更换了7个。

东莞银行年报显示,去年4月28日召开的东莞银行2011年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了第五届董事会。新一届董事会成员中,陈朝辉、刘明超2名股东代表董事以及贾建平、陆军、周志旺、谭福龙、蔡传里等5名独立董事为新任董事。原第四届董事会成员中,相关人员不再担任该行董事。

截至目前,该行的董事结构是:3位执行董事,6个股东董事,5个独立董事。也就是说,14个董事更换了7个,有一半是新成员。

另外,去年11月,监事长王国栋变更为林海。资料显示,林海曾任广东银监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高管团队亦有变动。该行去年8月正式聘任黄晓雯为首席风险官。年报显示,黄晓雯同时是该行副行长兼广州中行。

深圳农行存单变保单

深圳龙华市民黄小姐向大粤财经及《投资快报》反映,去年7月前往农行存款,不料遭遇银行工作人员推销“银行理财产品”,偷换概念空许高额收益,稀里糊涂掏出万元将钱“存”了,时隔半年后才知是一份生命人寿的保险产品,欲退却不能,强退则损失近半。

2012年7月22日,身揣辛苦做小本生意挣来2万块的黄女士前往深圳市宝安区龙华镇人民路龙华街道办斜对面的中国农业银行,打算办理为期半年的定期存款。可就在她使用银行大厅的机器进行操作时,一名穿着银行制服和戴着银行工作证的二十多岁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后经该银行区域经理尹女士证实该工作人员姓林,林柳青)一边询问,一边进行指导。得知黄女士要存半年的定期存款时,该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银行现在有一个产品的收益比存定期要好,只需要每年存一万,存够五年就好,并且第一次存进去第十天就会有1700多元的利息,每两年返利一次,之后每年有分红。由于心存顾虑,黄女士问了两次该产品在五年后是否会归还本金,都得到了这名林姓工作人员的肯定回答。

在林柳青的几番劝说下,黄女士当即交了1万元,并于7月26日正式签署合同。“由于害怕家人知道这件事,我在签下合同后,都没仔细看过,就把合同交给朋友保管了。”黄女士向回忆道。

然而,就在今年3月22日,黄女士才发现其购买的竟是一款名为“生命红上红F款两全保险(分红型)和生命附加金管家年金保险(万能型)”的保险产品,根据合同条款,该产品在五年后并不能归还本金!反而会扣掉差不多一万元!为什么会扣钱?黄女士告诉,“合同上并没有列出原因,银行的区域经理尹经理也没有进行说明。”

于是黄女士马上致电农业银行客服95535,希望退掉这一份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银行理财产品”,拿回自己当初交纳的1万元。客服回复会进行核实并处理。第二天,黄女士接到林柳青的,林承认自己当时确实没有跟黄女士讲清楚。原来,林表示她当初所说的“归还本金”是指客户在五年后收回的本金与所得红利的总数肯定会达到或超过共交纳的5万元,这相当于归还本金,并一再表明自己没有欺骗黄女士。

不满意对方解释的黄女士,随后又致电银行客服沟通了三四次,均得到“会尽快处理”的回复,然而,直到现在,时间又过去了好几个月,银行还没有作出任何处理。

工行违规发卡3000张“助学金卡”变信用卡

未办理过信用卡,却因信用卡欠费上了银行“黑名单”?近日,这看似无稽之事却真实地发生在毕业于湖北机械工业学校的小陈(化名)身上。

工作后今年准备回老家贷款买房结婚的小陈却在贷款的过程中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银行说我的信用卡有不良记录,不能办理房贷,但我从来没有办过信用卡,怎么可能有不良记录呢?”小陈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经过仔细了解,他才明白原来是当年的助学金卡惹的祸。

这张欠费卡是小陈在校期间,由学校在工商银行统一办理的“助学金卡”,本是用于学生提取中职学校国家助学金的专用卡,但却发现这是一张透支额度仅1元而年费50元的信用卡,而像小陈一样因为不知情导致欠下年费,影响个人信用记录的学生大概有3000多人。

那么银行为什么会将助学金卡办成信用卡?工商银行黄石分行信用卡部门的万经理表示,“具体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事情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我是去年才刚到这个部门来的。”

湖北机械工业学校的王校长抱怨,学校在这个问题上属于“好心办坏事”,“当时有两种卡可以办,一种是储蓄卡,一种是信用卡。但是办储蓄卡没有优惠政策,要收取工本费5元,而之后每年的年费是10元。”

王校长进一步解释称“工本费是不允许找学生收取的,当时银行也给省行打了报告,省行不同意免掉这个工本费。后来银行就提出来可以办信用卡,在学校期间可以免年费,而且本身是不收工本费的。我们最终就选择了这个卡。”

(以上消息摘自《理财周报》、《投资快报》、《时代周报》) 来源经济参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