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遗产继承

湖南摩的司机疑遭钓鱼执法在运管所自杀图

来源: 时间:2018-09-29 09:52:30

湖南“摩的”司机疑遭钓鱼执法 在运管所自杀(图)

“摩的”司机疑遭钓鱼执法后自杀

在交通局的监控录像中看到,当天下午3点多钟,陈作雄第一次进入交通局大门,没多久就走出来;而后又进去,停留了半小时出来;最后一次,下午4点25分,陈作雄又进去了,未携带任何东西,而后就没再出来。

家人联系不上陈作雄,当晚,他在陈的卧室中发现了其留下的“申冤书”。7月14日一早,蓝山县运管所工作人员在三楼一间正装修的办公室发现陈作雄上吊死亡。在旁边的办公室墙壁上,还留下了5个歪歪斜斜的大字:“请为我申冤”。

多人目睹“钓鱼执法”

陈作雄的“申冤书”中写道,当天他送老伴和孙女去汽车站后,在回家路上,他骑着借来的摩托车在东门口桥头停下,车被县运管所人员强行抢走。他无力赔还摩托车,不想在世为人,“我死后请我的亲人和有关部门为我申冤。”

陈作雄被扣摩托车的地点为县城闹市区,据目击者说,陈作雄当时骑着摩托车在东门口桥头停留,一名男子过去问他可否载他去福镇,陈起初没有同意,在该名男子央求下陈作雄才同意,并发动摩托车。

随后,该男子将其车钥匙拔下,并用打,随即来了一辆黑色轿车,下来三名便装男子,双方发生争执。其后,又来了一辆面包车,下来四五名身着制服的执法者。黑色轿车之前就停在事发地点20多米远的地方。

陈作雄死后,有16名目击者在一份事发情况说明上签了字。当时在现场的商贩们也说,事发地十字路口正好有摄像头,是不是“钓鱼执法”,调出视频一看便知。

官方:不知道当天谁执法

22日,蓝山县成立的调查组公布调查结论,称没有“钓鱼执法”的情况。调查报告称,7月12日10时15分,一组执法人员在城东南路东门口桥头路段,见陈作雄坐着一辆无牌照两轮摩托车停在路边,便上前盘问。随后另一组执法人员也巡逻到达。因其无法出示驾驶证及摩托车行驶证,执法人员将摩托车依法扣留。

调查组认为,对陈作雄以“上道路行驶的机动车未随车携带行驶证、驾驶证”为由作出扣留机动车的行政处罚措施,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程序合法,处理恰当,具有合法性。

调查报告也证实,陈作雄当时情绪激动,并自己从摩托车上下来滚躺在地。执法民警趁势将车开走。

22日,蓝山县运管所所长赵晓敏说,前三次收缴陈作雄的摩托车都不是他们所为,他也不知情。7月12日当天,运管所没有安排执法行动,也未安排人出去执法,因此他并不知道当时的执法人员是谁。

而蓝山县交警大队政委李英杰则表示,当天执法的是交警、运管两个部门组成的联合执法组,具体是谁最开始与陈作雄接触,他也不知情。

邦邦很气愤

钓鱼执法,英美叫执法圈套,这是英美法系的专门概念,它和正当防卫等一样,都是当事人无罪免责的理由。从法理上分析,当事人原本没有违法意图,在执法人员的引诱之下,才从事了违法活动,国家当然不应该惩罚这种行为。这种行为如果运用不当将致人犯罪,诱发严重社会问题。钓鱼执法是政德摧毁道德的必然表现。

个别执法部门和执法人员怀着极其肮脏的利益目的,用尽手段引诱守法公民“违法”,并把所设之套作为守法公民违法犯罪的证据,不仅破坏了法律的严肃与公正,破坏了社会对法治的信仰,而且严重败坏社会风气,撕裂了社会成员间基本的和谐与互信,使社会公德每况愈下,人们的善良、同情、友爱之心被迫穿上了重重自我保护的盔甲,使那些社会上的弱者再也得不到人们的同情和帮助。同时,还有可能随时随地陷公民于危险和不安、甚至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的境地!

在执法经济的利益驱动下,“钓鱼执法”呈不断向社会扩充“执法力量”之势,提成机制让有关部门公然在社会上“招聘”大量“钩子”,也就是所谓的“协查员”乃至“有正义感的社会人士”。他们败坏了“正义”和“正义感”的名声,使社会诞生出大量不从事生产性、创造性劳动的寄生虫,也使法律、公权力的公信陷于崩溃的危险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