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考研笔试面试均第1考生被大学拒录因曾帮人

来源: 时间:2018-10-28 19:13:26

考研笔试面试均第1考生被大学拒录 因曾帮人作弊

大洋8月27道 笔试第一,面试第一,却最终因为两年前的一次作弊行为,被兰州大学拒于研究生院的大门之外。为了维护自身的受教育权,获取宝贵的上学机会,滕汉昱勤奋的农家娃一纸诉状,将心仪的兰州大学告上法庭。

10年考研梦

342分,超过复试线47分,超出第二名整整40分。今年3月10日,滕汉昱以笔试成绩第一的优异“战果”,从2010年兰州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中脱颖而出,成功进入面试,对出身农家的滕汉昱来说,他内心积蓄并为之奋斗了10年的愿望,似乎就要变成现实。

8月21日,在北京打工的滕汉昱,踏上了回兰州的列车。秋季学期就在眼前,研究生报到的日子也快到了,然而,他却无法如愿走进心仪的大学校园,相反,他要作为原告,参加即将开庭的一场官司——起诉兰州大学。

“10年,5个月。”滕汉昱的脑海里,所有的希冀和梦想都在这两个时段之间,来回跳跃。

滕汉昱的家在榆中偏远山村,父母都是农民,姐弟5个人里,他最小,也是唯一的儿子。三姐天生脑瘫,四姐不幸夭折,家里的情况一直不太好,贫困的影子从未远离。“在这种环境下,只有考出去上大学,才能彻底改变命运,从小,我就想上大学,离开这里。”

1999年,18岁的滕汉昱第一次高考落榜;2000年的秋天,复读之后,滕汉昱生平第一次走出山区,进入北京一所高校就读。

“每年的学费家里出不起,我只能自己想办法。”滕汉昱说,在北京上学的第一年,他跟同学、朋友借了好几千元的债,而由于年轻,朋友少,到最后实在没有人可以借了,他只能边打工边上学。

2001年的夏天,滕汉昱在北京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关村推销配送电脑的配件。“有时候,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离得很远,客户说几分钟赶到,我就必须几分钟到,交通工具就是两条腿,往往跑过去的时候,身上的汗把衣服都浸透了。”

几年间,滕汉昱当过餐厅服务员,干过养生馆锅炉工,发过售楼传单……每每到了考试的前两个月,为了能顺利通过,滕汉昱都会辞掉工作,专心读书。事实上,因为每年工作的时间有限,打工赚来的收入,远不足以支撑他在北京求学、生活的费用,“一年下来,我自己只能挣个三四千元,其余费用也要靠拮据的家里支持。”

最终,滕汉昱凭借不懈的努力,取得了大专文凭。他说,到北京后,考研成了他的理想和目标。平时的学习中,他在英语上花去了更多的精力。2005年,他还顺利通过了国家英语6级的考试。

2007年,滕汉昱第一次报考北京一所高校的研究生。为了备考,滕汉昱每天凌晨4点起床,晚上12点多才入睡,“几乎每天的休息都只有4个小时。”遗憾的是,他最终落榜。

2008年,2009年……连连失败,但滕汉昱从未放弃。“在北京10年了,七八个小时的觉很少睡过。”

2009年10月,已经三次考研失败的滕汉昱,再次报名参加201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这一次,他将目标锁定在了兰州大学,专业方向是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考前四个月,滕汉昱从北京回到了兰州,在兰大榆中校区附近租住了一间民房,“成天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书,除了吃饭,几乎不出门。”

当年11月13日,考生信息现场确认,检查、摄像、交费,核对过兰州大学所发的《全国硕士生入学考试报名信息简表》,滕汉昱心里铆足了劲:又一次挑战,来了!

2010年1月9日,兰州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举行;3月10日,笔试成绩发布,滕汉昱考了所在专业第一名;4月11日,复试结束,又一个喜讯传来:他的专业综合成绩也是第一。滕汉昱称,当时,兰大方面告诉他,这个成绩,可以拿到高达9000元的一等奖学金。其后,滕和兰大签订了“2010年拟录取自筹经费(非在职)培养硕士研究生告知书”后,回到北京,继续打工。

因“污点”遭拒录

“显然,9月份入学的问题有了着落。我沉浸在幸福之中!”对于一直打工求学的农家孩子滕汉昱而言,这或许是他10年以来最为快乐的一段时光。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看上去触手可及的现实,会在短短几个月之后,以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情景,展露在他的人生旅途中。

波折缘自两年前的一场考试。

5月12日,兰州大学研究生院主管研究生招生的一位董老师,打询问滕汉昱在2008年考试违规的情况。

这是至今滕汉昱颇觉心痛的一件事情。2007年10月,滕汉昱最小的姐姐突然发病,住院治疗,为了给姐姐治病,家里花去了数万元的积蓄;更为不幸的是,那年冬天,家里种植西葫芦的塑料大棚被人毁坏,所有的西葫芦全部冻死,一家人的主要收入来源也没有了,生活陷入困顿。

当时,滕汉昱正在北京打工,备战考研。据他回忆,一次,在大学的自习室里,一名女生见和他考研的专业相同,便主动向他请教一些专业名词解释和解答考研题的技巧。由于经常在同一自习室里复习,两个人前后接触讨论了四五次。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考完政治后,在食堂吃饭时,两个人又碰到了一起。

“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她拿出了1.5万元钱,让我替她考英语。”滕汉昱说,此前的接触中,这名女生了解到他的英语底子不错,想让他在随后进行的英语考试中,在试卷上互换姓名考试。

“刚开始我没答应,很害怕,沉默了十几分钟后,答应了。那时候,家里倒霉透了,我特需要钱。”滕汉昱告诉,当时,对方一再鼓动他说,这种做法不会被发现,“抱着一种侥幸心理,我一时糊涂做了这个决定。”一直到收到考试违规的通知,滕汉昱才知道,自己作弊的事情被发现了。

接到兰大校方的问询后,滕汉昱如实向学校书面报告了这次考试违规的情况,坦承了自己的错误。在书面的情况说明上,滕汉昱特别加上了“请老师放心,同类错误我终身不会再有了”的内容。据滕介绍,“在通话中,董老师表示,此事与今年的录取没关系,只是例行程序,让我安心等待录取通知,如有事会联系我。”

然而,5月28日下午,这位董老师再次打给滕汉昱,告知校方研究决定取消了他2010年研究生入学录取资格,理由是诚信有问题,政审不合格。

之后,滕开始不断地找兰州大学研究生院交涉,并进行信访,但最终毫无效果。

滕汉昱认为,在教育部《2010年招收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管理规定》中有这样一条:招生单位要充分利用全国统一考试考生诚信档案,将考生诚信状况作为思想品德考核的重要内容和录取的重要依据,对于思想品德考核不合格者不予录取,但同时规定“对在当年研究生招生考试中作弊的考生,下一年度不允许报考”,这表明考试作弊不等于思想品德不合格,且影响期只有1年,作弊行为发生的“下一年”过后,考生依然有资格进行报考和被录取。“兰大以我2008年考试作弊,作出我思想品德不合格的结论,取消我2010年考试的录取资格,是对我受教育权的粗暴剥夺!”

状告兰大

今年7月17日,滕汉昱向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兰州大学侵犯其受教育权成立,并撤销错误的行政决定,恢复他的录取资格,赔礼道歉。

8月24日,来到兰州大学采访时,学校保卫人员告诉,学校仍在放假,还未上班。了解到,在城关区人民法院受理滕汉昱一案之后,兰州大学已向法庭递交了答辩状。

兰州大学在答辩状中称,学校录取检查过程中,发现了滕为“往年作弊考生”,并获知了滕于2008年在北京参加全国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中被认定作弊的情况,但滕在考生报考信息“奖励处分”一栏中,并未填写相关作弊情况,在复试时也未主动陈述此事,当校方对其进行询问时,方才作出说明。在之后的思想政治品德考核的自述材料中,滕再次回避了此事,因此,校方研究决定,该生思想政治素质和品德考核不合格,建议取消了拟录取资格,并书面报告了省招办。兰州大学认为,取消滕汉昱录取资格的决定,是根据教育部相关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作出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法律法规依据正确,且程序合法。”

此外,兰州大学还特别指出,学校并未剥夺滕汉昱的任何权利。滕只是作为拟录取考生进入了学校的拟录取库,而他是否被正式录取,应当以学校最终向考生发放的《录取通知书》为准。对此,学校在向滕发放《兰州大学2010年拟录取自筹经费培养硕士研究生告知书》和《兰州大学2010年硕士研究生录取调档政审函》中,也做了说明。滕被取消录取资格后,校方先后以和电子邮件的形式进行了通知,学校的做法充分保障了考生的知情权。至于其要求校方出具正式的书面文件,目前还没有任何法律法规或政策文件要求学校在取消考生录取资格后必须书面通知考生。

了解到,在获悉滕汉昱的遭遇后,一直以来致力于关注社会公平和公民维权的北京知名律师周泽,欣然答应为滕提供法律援助。

周泽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考试作弊的诚信不良记录,只是研究生招录过程中“思想品德考核的重要内容和录取的重要依据”,而不是思想政治考核的唯一依据。教育部《2010年招收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管理规定》关于“对在当年研究生招生考试中作弊的考生,下一年度不允许报考”的规定,也表明考试作弊并不等于思想品德不合格,否则有过作弊行为的人都思想品德不合格,以后也都不能被录取,按照教育部规定,“下一年”过后再报考也就没有意义了。而对研究生招生录取,涉及政审问题,相关文件要求要结合学生平时学习成绩和思想政治表现、业务素质以及身体健康状况择优拟定录取名单,但作弊并不等于思想政治表现不合格,也不等于可以此拒录一个其他表现都良好的考生。

此外,周泽还告诉,即便滕汉昱在报考信息“奖励处分”一栏中填写为无任何处分,也是可以的。对于一个作弊的考生来说,作弊之后来年不准报考,已是很严重的惩罚,但这绝非“处分”的法律概念。此外,滕在2008年考试作弊的情况,学校可以通过相关的信息库了解到,且在对滕进行询问时,他立即如实作了汇报,不存在不诚信的问题。

路在何方?

8月25日,是滕汉昱一案开庭的日子。当天上午9时,与滕汉昱及代理律师周泽在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等候开庭时,被告知,此前,兰州大学因尚未开学,无法应诉,向法院递交了申请,故庭审延期。

“在立案之前,我对读研的想法很坚决,因此维权的想法同样坚决。”在滕汉昱看来,似乎摆在面前的人生的路只有读研这一条。“当时我给家里人承诺过,到北京以后,一定要上个研究生。”

滕汉昱向透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细节。

今年6月1日,他在一位同学的陪同下,来到兰州大学,想查看和索取拒录的书面文件。“为了试图挽回那不能成立的‘判决’,我舍弃了男人最宝贵的尊严,长达20多分钟跪在研究生院通知我的那位老师面前,希望他能给我这次应有的上学机会。”

当时,朋友和在场的老师都惊呆了。

“我最看不起下跪的人……”“我要是亲自扶你起来的话,就证明院里做出取消你的研究生录取资格的决定是错误的……”

大家就这样僵持着,办公室里一个老师以找东西为由,把滕拉了起来。

滕汉昱事后回忆说:“我当时的心情连死都不怕,哪还在乎这点屈辱,只要可以换回上学的机会,能够让父母宽心,什么也都不在乎了!”

“立案之前,在我心里,考研就像一条不能回头的路。”随着时间的流逝,滕汉昱心里似乎渐渐看开了许多,“这并不是唯一的一条路。”

庭审延期。如果胜诉,诉请被判令执行,夙愿当得以实现,而如果败诉呢……滕汉昱的心还在悬着。在他面前,官司的胜负,好像一条路的两个分岔口。

“如果官司打输了,你以后怎么打算?”

“不知道……”提到这个问题,滕汉昱低下头,眼神里若有所思,又有些迷茫。